<td id="ae001"><ruby id="ae001"></ruby></td>

    “布拉格之春”中的米蘭·昆德拉

    日期:[2015-08-23 08:50]

      東楚網黃石新聞網(黃石日報)1968年的“布拉格之春”是捷克人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一場改革運動,在某種意義上,這場運動是由捷克作家率先發起的,也是由他們闡釋的。
      1967年6月27日至29日,捷克作家第四次代表大會在布拉格召開。作為作協主席團成員的米蘭·昆德拉首先發難,他在發言中批評當局使捷克文學與歐洲文學隔絕開來,使得捷克優秀的文學傳統被拋棄了,喪失了它的歐洲特征,成為枯燥無味的宣傳品。
      繼昆德拉發言之后,其他作家也在會議上對檢查制度進行了抨擊。作家們的發言與黨內改革派形成合力,激發了民眾要求改變現狀的熱情。捷克人突然對政治感到興趣,電視里爭論著政治議題,到處都在舉行集會。
      這一切標志著公民社會的覺醒,并促成主張改革的杜布切克當選為黨的最高領導人,推動了1968年“布拉格之春”的發生。四月,捷共通過“行動綱領”,提出“創立一個新的符合捷克斯洛伐克條件的民主和人道的社會主義模式”的目標。
      這一民主改革運動最終導致了蘇聯的軍事干預。1968年八月,華約軍隊全面入侵捷克,蘇聯領導集團十分明白作家們的作用,入侵的蘇聯軍隊進入布拉格后,第一個占領的政府機關就是捷克作家協會。
      同年12月,昆德拉發表《捷克的命運》一文,他講到自己國家的歷史命運,認為小國有小國的光榮和智慧,大國往往會因意識到地大物博歷史悠久而產生集體意識和自大,自以為命定要拯救世界,追求政治上的對外影響和文化上的自我中心,而受強權擺布的小國命運就是抵制全球一致性的影響,維護自己的民族特點。
      這篇文章引起劇作家瓦茨拉夫·哈維爾的不滿,次年2月,哈維爾發表《捷克的命運?》,回應昆德拉的看法,對布拉格之春進行了自己的闡釋。在蘇軍入侵期間,哈維爾一直在捷克斯洛伐克自由電臺評說事件的進展,此后他擔任獨立作家俱樂部主席,同年起成為捷克獨立筆會成員。哈維爾本人從來沒有相信過蘇聯式的社會主義,因而與昆德拉有著不同的政治理念。昆德拉將布拉格之春看作是民主社會主義的體現,而哈維爾則認為,布拉格之春只是試圖恢復捷克斯洛伐克以前的西方式民主制度。
      對于哈維爾的批評,昆德拉立即做出反應,寫出《激進主義與風頭主義》。他指出,捷克民族與它的文化關系密切,當局的去歐洲化使它脫離歷史,而民族獨立是捷克人多年的努力。
      1969年4月,胡塞克取代杜布切克上臺,開始了所謂“正?;睍r期。這個政權毀滅了1968年的所有自由成果,是捷克歷史上最暴虐的政權之一。許多作家失去工作,其作品也遭到禁止,被禁止發表作品的捷克作家就有231名!斯大林主義的回潮使昆德拉的愿望徹底落空,最后他放棄了改革夢,于1975年移居法國。而以哈維爾為代表的更多作家在國內采取各種形式的反抗,哈維爾本人甚至幾度入獄,受盡折磨。
      1989年,捷克發生天鵝絨革命,實現了和平的民主轉型,哈維爾當選為總統,身居國外的昆德拉由衷地向哈維爾表達了敬意,“想到他,我不禁對自己說:在某種情況下,將人生比作藝術作品也還不無道理?!贝藭r的昆德拉已經名滿天下,哈維爾對他的文學成就也一直給予高度贊譽。
      2008年,在“布拉格之春”四十周年之際,曾擔任過哈維爾總統政治顧問的伊日·佩赫發表紀念文章,指出盡管有人認為這場運動只是體制內部的家務事,“人道的社會主義”不過是體制內改革派天真的愿望,但仍然不能抹殺這場運動的歷史意義,“它所啟蒙的思想依然存在——尤其是對人權的強調。布拉格之春是為建立生機勃勃的公民社會所作的一次有力嘗試。今天,當西方世界尋求民眾重新關注民主進程之際,人權正是布拉格之春最重要的遺產?!?br />  這也是昆德拉與哈維爾共同的目標。
     ?。〒敦斀洝罚?/p>

    0
    亚洲无码天堂

    <td id="ae001"><ruby id="ae001"></ruby></td>